今日图片

第597期2010/09/27出版

今日图片

历史上的今天

1901年2月28日,美国化学家鲍林诞生。鲍林主要研究结构化学,1927年他推导出了大量离子半径的数据,并得到了广泛的应用。鲍林还应用量子力学研究原子和分子的电子结构和化学键本质,创立了杂化轨道理论。

最新随笔

我的 2023

2023/12/31 23:34:56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一眨眼一年已经过去了”——是小学时作文的常用开头,如今写下这段文字,心态已完全不同——少年时那是又变大了一岁,憧憬自己工作后能干出一番事业,现在则是又变老了一岁,回首一路走来的痕迹,原来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据科学的说法: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积累了更多的记忆和经验,这使得新信息与已有经验的比对变得更加迅速和自动化。结果是,老年人对于常见事件的新鲜感减少,这种“见多识广”的感觉使时间似乎在加速流逝。于我而言,几乎每天的日程就是上午批本子、下午上三、四节课,晚上回家在电脑上整理资料,果然一年里倒有 8 个月过得像 1 天。素来不喜欢把“我老了”挂在嘴边,只是今年有点特殊,到了明天就将成为“五旬老汉”,成为别人眼中的“老教师”,心中忐忑,不知是否担得起“”字,万不可成为《围城》中高松年那样的“老科学家”。

1 月:看了电影《阿凡达 2》,不由想起 2010 年的第 1 集,当年确是惊艳,但也就是针对 3D 效果,情节上没什么突破。之后几年的 3D 电影只是作为提高票价的一种手段,我宁愿选择 2D 版本的,而这几年几乎就没什么 3D 影片了,算是一个失败的科技。

作为对碎片阅读、电子阅读、短视频的抗争,时隔多年又重新订阅了一年的《三联生活周刊》,想通过阅读纸刊上每期的主题长文避免思维的退化,实践下来效果一般,年底看着一摞 50 本不会再看第 2 遍的杂志,只能当废纸卖掉。

2 月:淘宝上买了一个账号,试了试 2022 年 11 月 30 日发布的 ChatGPT。让它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做物理题,做了几道选择题,存心不给它图它也会做!可能会做错,但分析过程说得头头是道;人工纠正时它会虚心接受,并说出自己做错的原因,再问它一遍,它还是会犯同样的错误,那我就放心了,至少在这几年中,人工智能不会取代物理老师了。ChatGPT 只是在大数据的支持下根据概率给出下一个词,并不算真正的智能,躺在我微信收藏夹里吃灰的 《ChatGPT 的工作原理,这篇文章说清楚了》只看得懂前面一小部分。不过,每当要写个人体会、年终总结之类的正确废话时,我就离不开它了。希望能在不远的将来能进化出自动批改作业的功能,前两年还觉得很难,现在 ChatGPT 的表现让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5 月:送走了第 9 届男生班,接下来上海物理高考又要有新的变化,可以第 2 次做个高考成绩统计了:本轮上海高考题型改革源自 2017 年,至今已进行了 7 次,我带了 6 届高三,有高考分的为 294 人,等第均分 51.97,相当于 C 档。没有 A+ 的学生,虽然我也知道 A+ 不是靠你教就能教出来的,还涉及临场发挥和一定的运气成份,但总觉遗憾。自认为优秀的学生在牛校里可能也就是平均水平吧。

明年开始上海高考题又会有所调整,虽说大家已普遍接受了情境化命题,但相对于其他省市的高考,上海这种“项目化命题”步子迈得有点大了。

7 月:韩国一个科学家团队宣布他们发现了全球首个室温常压超导材料,由于之前有过类似的新闻且证伪了,且一看到是韩国团队,心中就会打个疑问,果然事后证明该发现并未复现。9 月网上出现了一系列中国突破光刻机技术的文章,关键词是“SSMB-EUV“、“光刻厂”等,看得我是心潮澎湃,没想到过了不到一个月也被证明是自媒体的极大夸张。唉,作为理科生有时也会由于立场而失去了客观性,以后还是“让子弹再飞一会”。

8 月:每年一次的自驾旅游,今年是河南,20 多年前来过,故地重游,每个地方都发展得更好了。

9 月:又迎来了第 10 届男生班,发现自己从 2012 年第 1 届带起,总共已带了 9 届高三男生班了(这并不是什么荣誉!而是……),同时还跨头高二第 11 届男生。成绩上来说两者脚碰脚,但可能第 10 届学生是从高一带起的,性格不错,而第 11 届简直就是带不动!稍微难一点就躺平了,现在流行的说法是心理上出现了波动。据新闻报道,美国对于中国的崛起,这几年从愤怒——期待贸易战打垮中国、到焦虑、到沮丧、最后接受现实,学会与中国共处,这不就是我这个学期的心路历程吗?——从刚接手时几乎每节课都要大嗓门骂这骂那,到了年底开始接受现实了。

10 月:因疫情停办了 3 届的校运动会重开,除了物理老师的传统项目——按秒表,参加了所有项目:50 米接力短跑差点大腿抽筋、跳短绳时鞋带松开、只有长绳还算发挥正常。

11 月:参加了上马健身跑。在马拉松项目上,45 ~ 49 岁这个年龄段的跑者最多,原因是:“人到中年,他们开始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是有限的,然后,就受到惊吓。变老的过程中,人们会开始自省,反思时间的流逝,自己还剩多长时间,该干些什么。这个过程容易让人焦虑,再加上抑郁、压力和对生命的倦怠感,压力不断累积。面对中年的焦虑,越来越多中年人不再死抓着青春的尾巴不放,而是开始挑战一些“年轻人做的事”——耐力赛和极限运动,从而不断逼近自己生理上的极限。”说的不就是我嘛

12 月:生日当天逛了福州路,从河南路口一直走到了西藏路口。小时候觉得很长的一段路,现在怎么觉得好短。来到装修完毕的上海书城,已不是以前的感觉——三楼之上一排排书架排列在整个大厅,而是被一个个格子间分隔开来,绕得头晕,不甚喜欢,也许是我老了,不容易接受新鲜事物。

结婚 20 年(瓷婚)了。

年度好书:《视觉之旅——神秘的机器世界》。西奥多•格雷的每本书我都买,比起之前的几本偏化学,这本关注机械的明显更对我胃口。用精美的图片、3D 打印等手段介绍了锁具、钟表、衡器、纺织机械的原理,竟然还有一个专门网站 mechanicalgifs.com 出售书中提及的一些作品。


我的唧唧歪歪

2023/12/10 21:01:49

生日礼物

过了今天,就要开启人生在世的第 50 个年头。每逢生日,总得有点仪式感,买点平时舍不得买的东西犒劳一下自己,去年买的是电脑配件,今年想了半天没着落,最终还是买了一架飞机模型放在电脑桌旁观赏一下,岁数大了容易怀旧了。

1981 年上的小学,那时最喜欢上的是每周一节手工课,会发一张印在硬卡纸上的小制作,你先要剪下来,按虚线折好,涂上胶水,做出成品。从最简单的大象、到可动啄木鸟、到大概四年级的一辆坦克。我一直眼馋手工老师办公室的一台木质大吊车,因为课上做的纸质吊车要把钢架结构用剪刀挖空难度很高,剪得像狗啃,而且纸太软,做出的吊车吊不了东西。

四年级时喜欢上了做飞机模型,橡皮筋动力的那种。那时家住徽宁路,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在三门峡路(现在已经属于西藏南路了)坐上 23 路电车来到人民广场旁的黄陂路,然后走到南京西路的翼风航模商店(五、六年级时还喜欢钓鱼,顺便会马路对面的渔具商店逛逛,但那种金属鱼竿、碳素鱼竿也一样是买不起的),大部分时候过过眼瘾,有点小钱就买一个 1、2 元的模型,兴冲冲的回家做好放飞。

大概是初一的时候(1988 年左右) matchbox 拼装模型出现在了市面上,第一个买的就是 A-4 天鹰,说实话该飞机外形矮胖,不好看,但当时没钱,只能买个小型的。那时哪知道还要涂装啊,包装里也不配胶水,买了一罐黄色的百得胶就黏上了。过了几年店里也慢慢出现了涂料、透明胶水,我第一架涂装的飞机是 F-16,那是因为它是雷鸟特技飞行队的涂装,只要全身涂成白色差不多就可以了。而 F-14 是可变翼的,价格较贵,我到了高中才完成过一架。

记得初二生日花了 10 元(当时一个月的零花钱)买了本世界名机图鉴,达索公司的创始人马塞尔达索曾经说过一句名言:看起来好看的飞机就是好飞机,此话甚对。从此美国的四架战机—— F14(雄猫)、F15(鹰)、F16(隼)、F18(大黄蜂)就以其颜值排在我心中的首位,而当时的苏联战机都不太好看。直到米格 29 的出现开始好看了,之后的苏 27 一跃成为我心中最好看的飞机。

2 年前陆陆续续买了 F15、F18、Su35、A10,今天买了 F14,只缺 F16 了。但最新的隐形战机 F22、F35、J20 我怎么觉得都不是很好看,所以没有购买的欲望。

繁花
镜子
魔镜
精通ABP框架

2006 - 2024,推荐分辨率1024*768以上,推荐浏览器Chrome、Edge等现代浏览器,截止2021年12月5日的访问次数:1872万9823 站长邮箱

沪ICP备18037240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