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图片

郎平

今日图片

历史上的今天

1846年9月23日,德国柏林天文台的天文学家加勒在法国天文学家勒维耶推算预计的位置找到了太阳系的第八颗行星——海王星。

1877年9月23日,法国天文学勒维耶逝世。勒维耶对海王星的发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的著作有《行星运动论》、《太阳表》等。

1939年9月23日,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逝世,享年83岁。弗洛伊德最伟大的贡献是发明了精神病的精神分析治疗法。

随便说说

三大名楼

2021-8-12 21:59:59

2021年暑假旅游

鉴于儿子语文水平不佳,且暑假作业布置了《岳阳楼记》、《长沙过贾谊宅》的阅读,因此本年度的旅游主题定为了“江南三大名楼”,希望儿子能结合学过的内容,提升自身修养,争取更大的进步。2003自寒假己也曾走过非常类似的路线,也算是故地重游。

学生时代首先接触到的是崔颢的《黄鹤楼》,但若从旅游的感受来说黄鹤楼排名最低,说实话站在5层楼的黄鹤楼上,觉得龟蛇两山间的武汉长江大桥影响了景观,楼下一大片居民楼也破坏了气氛。初中课本中的《岳阳楼记》是全文背诵篇目,岳阳楼虽然只有三层,但在楼上视野开阔,望着楼下的洞庭湖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心中默念“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心旷神怡,其喜洋洋者矣。而后才接触到了《滕王阁序》,初次阅读惊为天人,骈体文风朗朗上口,佳句迭出,一位才华横溢,又有些许感慨怀才不遇的少年跃然纸上,而1985重建的滕王阁共九层,典型的宋代楼阁“明三暗七”格式,每层都有不同的展品,已经有较类似于大阪天守阁的观感了。从文章的角度而言,起初更喜欢《滕王阁序》,但人到中年还是《岳阳楼记》慢慢占了上风。

南昌绳金塔:一个小景点,类似于上海的文庙,大成殿祭祀的是孔子、颜回和子羽,对于子羽以前没怎么听说过,全名澹台灭明,孔子见他相貌丑陋而不愿收其为徒。因有碍于自己“有教无类”的主张,勉强收为弟子。后发现澹台灭明品德高尚、学风端正,于是感慨地说:“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南岳衡山:2003来时沿盘山公路全程徒步上山,还没到景点就已累得半死,这次吸取教训,乘游览车到南天门然后再徒步到山顶祝融峰。个人认为有点意思的景点是磨镜台,是南禅七祖怀让以磨砖作镜之举顿悟江西马祖道一的地方,南宗顿悟看起来是要比北宗渐悟来得酷,但作为理科生,还是倾向于渐修渐悟后受当头棒喝,两者并不对立。还有一个景点是邺侯书院,为唐朝宰相李泌隐居的地方,大概是历史教科书上没有,对他并不熟悉,但看了书院内的介绍,发现他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

长沙:明显要比南昌繁华,大概也是因为宾馆就在黄兴路步行街附近的缘故,到了半夜还是人山人海,几乎每家餐馆门前都排队,那些网红打卡的地方更是让我敬而远之。茶颜悦色恐怖的开店密度,每隔几十米就有一个,神奇的是每家店都排长队,不知道开到上海会不会爆红。 

岳麓山、岳麓书院、橘子洲头。和18年前相比,感觉还是没什么意思,也就相当于上海的佘山,但名人墓多了点。橘子洲头改造得比以前好多了,毛泽东的头像气势宏大。

贾谊故居:《过秦论》记忆犹新,“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既是点睛之笔,也是全文背诵的终点。参观时冒出这样一种想法:此宅留下如此多的诗词,大概是引起了那些怀才不遇(或者说是自认为怀才不遇)的人的共鸣。那贾谊感怀自己怀才不遇干了什么呢,应该是写了《吊屈原赋》吧。

长沙博物馆:湖南博物馆现在是网红,不提早一个星期完全就预定不到,只能退而求其次参观长沙博物馆,收费特展是平天下,秦的统一,没想到这个展也有泛滥成灾的文创雪糕。这个馆中还了解了一下历史书中未曾提及的文夕大火,贾谊故居、天心阁都曾毁于此大火。

屈子祠:位于长沙和岳阳之间的汨罗江旁,顺路拜访,游客不多,大概也就端午节会人山人海吧。

君山岛:”遥望洞庭山水色,白银盘里一青螺“中的青螺,以前来时可能是由于冬天枯水期公交车直达岛上,而现在是渡船到岛,最主要的景点就是娥皇女英祠

武汉:比长沙还要繁华,有着上海类似的城市观感。看了湖北博物馆中的曾侯乙墓(编钟)的展品,仍会感慨2400年前的东西竟会如此精美,越王勾践剑外仍是围满了人,另两件镇馆之宝——郧县人头骨化石元青花四爱图梅瓶看的人要少得多。归元禅寺又去数了遍五百罗汉,这次求得的签一般般啊;龟山上有关三国的景点不少,但走的有点累;东湖完全是就懒人游,电瓶车到磨山山脚,索道上山,楚天阁远眺东湖并观赏编钟表演,滑道下山。

黄冈东坡赤壁:虽然已事先见过照片,但到此地还是有些许失望,不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只是一个小水潭而已,留下印象的也就是苏轼的书法作品了。

2003年实在是太累放弃了游庐山,今年时间又太紧,又一次与庐山擦肩而过,只能以后有机会再去了。


我的唧唧歪歪

2021-8-10 22:46:36

永远的丁丁

对于70、80后来说,小人书必是童年不可磨灭的记忆,于我而言,国产连环画的头牌是《三国演义》,外国连环画的头牌必是《丁丁历险记》,虽然那时也没什么外国连环画,但时至今日这个想法仍不会改变。从80年代初的文联版(买的第一本叫做《红海鲨鱼》,当时根本就没想到这是一个系列故事中的一个),到后来的青海出版社,最后是2001年少儿出版社的彩色大开面版,一一收齐,奉为书柜中的上宾。丁丁、白雪、阿道克船长……生动的人物、冒险的情节、不时冒出的幽默场景,吸引我看了一遍又一遍,至今只要看到任一幅页面就会立即联想出它在哪册、分册的名称是什么。

有此情结,那么在上海当代艺术馆举行的《丁丁与埃尔热》展则是必去之地。票价60有点小贵,但氛围不错,大部分观众都是和我一样,带着孩子来观看,不过就我儿子而言,丁丁历险记只是他的童年看过的某一套连环画和某一部动画片,远远达不到我的喜爱程度。

本想买点纪念品,发现自己钟意的模型车要450元,一个马克杯也要150元,思考了半天还是作罢了。回去翻翻贴吧,看到这样一个观点深以为然:由于埃尔热去世后不授权别人续写《丁丁历险记》,因此它的故事也就是22(23)个,很难继续传承下去,最后就只剩下大叔喜欢了。

计量单位进化史
创新物理实验室
触物及理
以前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