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随笔

    头像

    范璟

    我的2019

    2019-12-31 22:37:36

    2019大盘点今年不仅在身体上、更多的是在心理上感觉自己有点变老了,觉得忙忙却又碌碌,回头看来却没做成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因此,想做成一件事不容易,别人做出的什么成果应该能体会他们背后的努力,而不是“我上我也行”;专家的精力有限,他们也只有在特定领域有权威性,你既无需对他们的话全盘接受,也不应认为他们徒有其名。回顾这一年,总的来说有三件事给人“心里吊着”的感觉,即如果这件事没做完,其他事情就没心思做:

    1、做了一个微党课《70年科学成就》,其实就是做个PPT,没想到花了我一个多月,不过这样逼一逼自己,感觉我的PPT水平上了一个台阶(下图是我在知乎上好奇词云,可以看出我对PPT的学习情况,至于为什么“日本旅游”最大,我自己感觉就7月份才关注这个呀,不过应该是我的错,网站不会说谎,也不会凭感觉,它比你更了解你自己),学会了3D模型、平滑切换这两个新技能,只是需要office2019才支持,在平时没什么用武之地。

    2019知乎词云

    2、参与编写新教材练习册,断断续续做了有2个月。

    3、学科德育公开课《自由落体运动》,准备了一个半月。

    1月:元旦和儿子在虹口公园参加迎新跑。在steam上买的第一个游戏——《生化危机2重制版》,花了我325元,为情怀买单,大年夜也在攻关,只是用男、女主角各通关了一次之后就束之高阁了,情怀这东西不长久啊,以后不买了,云通关即可。到了12月又忍不住买了《帝国时代2决定版》,这次只玩了1小时。

    年度书籍:今年有点沉溺与手机上的垃圾新闻,静心看书的时间不多,就在几乎觉得年度书籍要空缺的时候,却在12月看到了《你有你计划,世界另有计划》,一直是作者万维钢的拥趸,只是觉得一个人不可能一直保持有新奇的观点,比方说去年的《高手》,感觉就一般般。当然,也不是说这本书篇篇文章都是精品,主要是在“世界观的疑惑”一节中的那几篇文章颠覆了我的一个观点——随着这几年AI的发展,我渐渐开始觉得人的意识并不是什么神奇的东西,假以时日,机器完全可以产生类似的东西。但在这几篇文章中提出了这么一个观点:无理数是不可数的,而现有的图灵机只能处理可数的东西,它的算法不是万能的,而我们的大脑可以处理不可数的东西,这样我们就可以不断跳出旧系统、探索新知识,建立新系统,前景还是很乐观的。不过,凭什么碳原子构成的大脑能够处理不可数的东西呢?如何证明呢?

    年度电影:当然是大年初一上映的《流浪地球》喽,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

    未完待续……

    头像

    范璟

    儿子13岁了

    2019-12-23 22:30:45

    儿子13岁了关于育儿的书、文章、讲座倒也了解过一点,只是道理我都懂,但现实并不随我的意愿。最大的育儿经验反倒是来自于自己的回忆,我在初一的时候干了些什么?

     

    头像

    范璟

    进击的巨人

    2019-12-5 22:22:37

    进击的巨人暑假去了日本旅游,期间陪儿子去了次大阪环球影城,除了打卡哈利波特的魔法乐园,本来还期待《名侦探柯南》的密室逃脱,不巧的是去得太晚,活动已结束,现阶段的新推项目是《进击的巨人》舞台剧。自己不是漫画迷,但对这部作品也有所耳闻,据说是神作,由于没看过原著,因此对舞台剧也没什么感觉。回到上海之后,闲来无事,捧着手机看完了三季动画片,在最后,男主人公指着海那边的未知敌对世界自问道(如图所示)。

    7月底旅游回沪之后,就被一件事所困扰——那就是香港的反修例示威。此次活动开始于6月,只是当时消息受到了限制,到了7月底愈演愈烈,政府开始慢慢放开了信息渠道,相关新闻越来越多,搞得自己因为“忧国忧民”而徒增烦恼。

    关于GFW:已经不记得何时Google在大陆被封了,而且感觉这段时间网络的监控越来越严了,因此那些反华的把我们叫做墙内的被洗脑者。我自己翻墙已久,但只是为了搜一些教学上的东西,从来没有关注过外国的社交媒体。为了看看外面的声音,就先注册了Facebook,转眼就被禁号了,懒得深究,再去注册Twitter,发现关于香港的内容90%都是反华的,看得窝火。而reddit更是几乎看不到理性的声音,要么谩骂、要么造谣。至于youtube,一开始看看白天的示威直播,晚上暴徒尸变倒挺新鲜的,时间一长也腻了,急切盼望大结局,事实上直到11月才渐平息。在油管上还见识了一个在美国的名叫郭文贵的满嘴跑火车的奇葩。

    关于信息来源:最信任的消息来源是知乎(虽然这几年回答的质量也在下降),没想到上面几乎没有示威的任何消息,偶尔到微博上一搜,才发现消息已经漫天飞了,但一边倒的评论肯定无法让我信服。翻墙看看香港的声音,先是连登,上面虽然是中文,但没一个认识,连蒙带猜看下来应该是废青的老巢,整体素质很低;无意中还找到了据说是知乎的反政府版本——品葱,据说参与者大多是大陆的政治反贼,我能理解反贼,但看了他们的帖子,觉得有理有据地讨论反对理由的并不多,更多的是宣泄和挑拨;之后找到了外国的知乎——Quora,让我吃惊的是,几乎所有帖子都是对香港游行持反对态度的,难道是因为上这个平台上的人都是有一定独立思考能力的吗?看了两个星期之后,发现发帖子的人几乎就这几个人,渐渐也就没什么兴趣了。现在我想听到不同的声音(虽然人的本性是只想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东西),通常会看看“香港01”,这个媒体有点奇怪,实时新闻明显偏向示威者,但观点栏目相当理性,我觉得这大概就是代表着香港精英的普遍想法。至于twitter上的官媒,比方说BBC中文网(我一直以为BBC是拍纪录片的呢),纽约时报中文版虽不至于妖言惑众,也算得上是黑中国的,不过想想中国媒体是如何报道美国的?知乎上是如何黑某些国家的?所以,人性如此,没必要义愤填膺。

    吐槽一下手机中浏览器自带的推送内容,它会根据你的浏览内容自动推送你感兴趣的新闻。在它面前,我觉得自己就像个昏君,而它就是个佞臣,天天在我耳边说些我喜欢听的东西,告诉我现在形势一片大好,把边关的告急文书都押着不送,让我直到反贼兵临城下才如梦初醒,而且就算我心里知道它是佞臣也舍不得杀(删)了它,每天总会去看看它喂给我的好事情——比方说香港废青又内讧了、特朗普在贸易战中退让了、莫雷要被解雇了等等。

    关于香港:自己曾去过两次香港,对它的感觉也就是个繁华的大都市。由于生活环境的不同,我也很难通过换位思考理解他们的行为。也许在很多香港人眼中,中央政府就像是我们眼中的朝鲜政府——专制、落后、没有皿煮和籽油,所以他们要抗争。香港会走向何方?引用网上某人的说法,大概会“不是在同化中消逝,就是在对抗中消亡”。

    我们都处在历史的洪流中,也许再过一、二十年回头看看这个事件,会更好的作出论断。

    头像

    范璟

    《未来简史》第1章 人类的新议题

    2019-4-7 21:38:17

    在第三个千年开始之际,人类突然意识到一件惊人的事——我们已经成功地遏制了饥荒、瘟疫和战争。世界上已经没有自然造成的饥荒,只有政治造成的饥荒;瘟疫和传染病被有效遏制;丛林法则和契诃夫法则被打破,战争正在消失。所谓契科夫法则来自于他的一句名言:在第一幕中出现的枪,在第三幕中必然会发射。最近一次遇到这句话所说的情况是电影《流浪地球》中的老毛子的伏特加。

    接下来什么才是人类的新议题?

    头像

    范璟

    《我的微言小义》

    2019-3-16 20:47:54

    我的微言小义初识卢昌海其人是通过《科学世界》2012年6月的一篇文章——致有志于学物理或正在学物理的童鞋,卢昌海1994年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物理系,2000年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之后改行从事计算机工作,并从事网站建设和科普文章撰写。曾有一段时间频繁地光顾他的网站:卢昌海的个人主页,收获颇多。虽然我只比他小3岁,但思考问题的深度差得实在是太远了。他的网站上有一个栏目叫“微言小义”,类似于我网站上的“唧唧歪歪”,区别在于人家写的东西可以出一本书(*/ω\*)。此书将这些随笔分成了10个栏目,我从中挑选了自己最喜欢的几个:

    人生随感

    忽然很怀念看不懂微积分的年代,摩挲着那些看不懂的书,满怀憧憬;也怀念学会微积分的感觉,仿佛攀上了一座山崖,看见了天边的曙光。

    时间流逝漫画想找一张新年漫画,却找到下面这幅,颇有感触。岁月的流逝正如张爱玲所说:“悠长得像永生的童年, 相当愉快地度日如年…… 然后崎岖的成长期, 也漫漫长途, 看不见尽头…… 然后时间加速, 越来越快, 越来越快, 繁弦急管转入急管哀弦, 急景凋年倒已经遥遥在望…… ​​​​”

    在高速路上开车,有时看到反向车道堵塞得一塌糊涂,直到几公里外才畅通——那里的车子正在欢快地飞驰。有时会生出一种逆向时间旅行的奇异感觉:因为我知道他们很快就欢快不起来了,等待他们的是那段长长的堵塞。若真有神话故事中那些洞悉未来的家伙,他们看我们大概就像我看反向车道那些人一样吧。

    书虫说书:只对【金庸小说杂议】和【略谈金庸小说中的不合理情节】感点兴趣,主要是因为我读书少。

    文人墨客

    据说爱因斯坦曾表示自己在30岁以前未有机会见到任何大物理学家,而英菲尔德补充了一句:“除了在镜子里。”后来发现李敖也爱这种说法(当然纯属巧合),表示过:“我要钦佩谁我就照镜子。”所不同的是,爱因斯坦没把镜子里的自己算上,但有人替他补充;李敖只把镜子里的自己算上,但他自己若不说怕是没人帮他补充。

    影视点评

    有些娱乐,要懂了才能乐起来,不懂没法乐,比如看球、看棋;也有些娱乐,只有不懂才能乐起来,如抗战片、内战片,小时候皆看得津津有味,地雷战、地道战、铁道游击队等简直就是最爱。后来越来越了解到革命史背后的“满纸荒唐言”,对两类片子就越来越兴趣索然了。

    文史哲思

    “如果一个人没有跟随同伴的步履,那也许是因为他听到了另一种鼓声”——梭罗《瓦尔登湖》。这是阿西莫夫最喜爱的话之一。他在给妻子的信里说,每个人都是某种意义上的失败者,比方说拿工作之外的乐趣或休假来衡量,他自己就是一个失败者。他之所以“失败,正是因为听到了另一种鼓声,一种让他拼命珍惜时间的永不停息的鼓声。”

    理科漫笔

    有博友问钱学森支持特异功能是否为污点。我的看法是:这种支持与约瑟夫森或泡利对超心理学等的支持相类似,只是不成功的个人探索。唯不幸处在中国这个特殊的国度里,才引发了举国之荒诞。这“污点”与其说是个人的,不如说是国家的。我们惯常视国家为神圣,让个人受苛责,我宁愿倒过来看。

    百字科普

    “光速”一词中有一个“光”字,有人可能以为它与光子的速度有什么本质关联。其实,光速作为洛伦兹变换下的不变速度,无须像昔日人民币紧盯美元一样紧盯光子,任何无质量粒子都能用来定义光速。不仅如此,一个理论哪怕没有无质量粒子,只要有洛伦兹协变性,光速就依然可以作为极限速度存在。作为推论,如果哪天人们从实验上发现光子不是无质量的,则光子的速度将不再是“光速”,但这不等于相对论被推翻。

    科学微史

    爱因斯坦和牛顿的时代都是科学革命的时代,但也许可以这么说:爱因斯坦很幸运地处在一个科学革命的时代,牛顿则相反,是时代很辛运地拥有牛顿——因为有了他,那个时代才是科学革命的时代。牛顿建立了第一个以数学形式表述的、能定量解释广泛现象的科学体系,几乎重新定义了科学。可以不夸张地说,所有学术生涯跟牛顿有重叠的科学家——比如费马、惠更斯、胡克、莱布尼茨等——的科学贡献哪怕全部加在一起,跟牛顿的宏伟体系相比,也只是零打碎敲。有必要说明的是:这里谈的不是牛顿和爱因斯坦谁更伟大,而只是说相对于各自的时代,牛顿的重要性高于爱因斯坦。

    驱神辨伪

    蟑螂的耶稣

    时间流逝漫画

    闲言碎语

    念小学的和初中那会儿,受《寂静的春天》之类书籍的影响,很关心环保,连带着对“绿色和平”那样的环保组织也有了好感,后来才慢慢意识到环保和环保组织的分别就像民主和民运组织的分别:后者虽打着前者的旗号,行事风格却如原教旨主义者那样偏颇和不择手段。

    崇高到玩笑都开不得的理念大都是祸害。

    头像

    范璟

    科幻小说的点子

    2019-2-22 22:27:34

    一般认为优秀的科幻小说须具备“逻辑自洽”、“科学元素”、“人文思考”三要素。科幻文学经常被戏称为“点子文学”(也可以说成是What if),科幻小说里最重要的因素确实就是基于某个“科学元素”的点子,有了这些点子,才有围绕它展开的科幻性。

    看完《流浪地球》,就想把自己看过的科幻小说的“点子”总结一下,也算是一个最简单的读后感吧。

    《流浪地球》:之前一直认为点子是“如果太阳接近晚年地球会怎样”,现在觉得“如果带着地球去流浪会怎样”更合适,而太阳濒死只是浪的理由。

    《赡养上帝》:国家有兴衰,人类文明也应该有兴衰,人的寿命变长、过度依赖科技竟也会导致文明的衰败。

    《球状闪电》:球状闪电其实是宏电子,我们这个世界还存在宏原子核。


    《一日囚》:“囚徒总是被禁锢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有没有时间的囚徒?同一天一直重复”,不过这个点子不是很新颖,记得有部电影《土拨鼠之日》说的就是类似的故事。

    《六道众生》:“根据量子力学,世界并不连续,而是以普朗克恒量为间隔断续存在。通过某种手段,在这些间隔中可以再造几个世界”。

    《爱别离》:如果一个人能对艾滋病病毒免疫会发生什么?

    《天年》:地球绕太阳公转一圈为一年,会有春夏秋冬等周期性的现象,那么太阳系绕银河一圈会发生什么周期性的变化?

    《人生不相见》:人类向外星球移民,但新人类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物种该怎么办?

    《伤心者》:伽罗华创立的群论在一百多年后才获得具体应用,爱因斯坦研究广义相对论时才发现他需要的数学基础——非欧几何早就有人提出来了。这种事情是否仍在发生,不过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审判日》:如果制造出“读心机“会发生什么?

    《天生我材》:如果将人类大脑连接成网络形成超级大脑会发生什么?


    《逃出母宇宙》《天父地母》:宇宙经历过暴涨,如果暴缩会发生什么?

    《七重外壳》:如果虚拟现实进化到你已经分辨不出真实和虚幻,会怎样?挺像《盗梦空间》的感觉。

    《替天行道》:转基因作物会酿成无法预料的灾难吗?

    头像

    范璟

    流浪地球

    2019-2-19 22:53:30

    流浪地球大约是去年12月份的时候才在网上偶尔得知大年初一将会上映《流浪地球》,自那时起就心心念念无论这部影片拍得如何,必须要到电影院捧一下场,算是对电工刘的支持,上次进电影院看国产片要追溯到5年前陪儿子看的《爸爸去哪儿》了吧。

    本人只能算是一个准科幻迷,小时候曾看过《小灵通漫游未来》、《珊瑚岛上的死光》,而真正带领我进入科幻大门的应该是《凡尔纳三部曲》,初中看的是《飞碟探索》,而更优秀的《科幻世界》几乎没有接触过,所以很晚才知道刘慈欣。大学时代迷上了《卫斯理系列》,参加工作后才接触了阿西莫夫的《基地系列》、《机器人系列》等外国的科幻大作。2002年起订阅了三年的《科幻世界——惊奇档案》,而大刘的《三体》直到2010年才看到,清楚地记得是在上海世博会排队时在掌机nds上啃完的,惊为天人,相见恨晚!随即把大刘的其他中短篇全都扫了一遍。刘慈欣的这种粗粝的实用主义猛男气概实在是太对我胃口了!

    正式观影之前又把原著复习了一遍,挺想看看电影中如何表现地球派5000人的悲壮结局——这也是这部小说最让我震撼的地方。

    在已经进行了四十代人、还要延续一百代人的艰难奋斗中,永远保持理智确实是一个奢求。但也请所有的人记住我们,站在这里的这五千多人,这里有联合政府的最高执政官,也有普通的列兵,是我们把信念坚持到了最后。我们都知道自己看不到真理被证实的那一天,但如果人类得以延续万代,以后所有的人将在我们的墓前洒下自己的眼泪,这颗叫地球的行星,就是我们永恒的纪念碑!

    观影过程全无尿点,大大超出我的期望,没有叛军的出现我也不遗憾,毕竟这还是有点黑暗的,不应春节的景。出来之后对夫人说“这部片子拍得不错”,这已是含蓄的我能说出的最高褒奖了,上次获得我这一评价的片子还是《疯狂动物城》。

    回家之后彻底成为《流浪地球》的精神股东,天天刷票房榜,刷知乎,关注影片的任何消息、评论。其中这篇文章深得我心:

    在中国,存在着这么一群人: 他们被人称为直男、直女、理工男、理工女,他们不喜欢小鲜肉,不喜欢流量明星,喜欢高质量的作品;他们不喜欢公知、白左的高高在上,喜欢关注中国工业、科技发展;他们渴望看到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发展、中国的成长。在以前,很多人认为,这些人的消费能力是很差的,没必要为了迎合这些人的口味去创作电影、电视剧,请一些流量明星小鲜肉,拍一些赚快钱的剧就行了。然而,《战狼2》、《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的大火,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这些人不但存在,而且还是沉默的大多数。

    他们可能是某个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可能是某个高校的学生,可能是某制造业公司的员工,可能是某个军事论坛潜水的网友,可能是某家新媒体的编辑,可能是某个学校的老师等等等等,他们虽然平时看着不起眼,但他们的身上有巨大的能量,他们迫切地需要一部电影来替他们发出声音,来替他们的价值观正名,在这样的作品诞生的时候,他们的消费能力无比强大,《流浪地球》做到了。

    流浪地球成了热门话题,豆瓣的一星引众怒,我也第一次听说了战狼ptsd、慕洋犬的说法。顺便说一句,2017年暑假朋友圈里也有很多人强力安利战狼2,我看了之后却觉得一般,对吴京其人也没什么感觉。

    希望《流浪地球》能成为中国科幻的起点而不是顶峰,期待《三体》。写下此文的同时,票房已突破40亿,小破球冲鸭!

    头像

    范璟

    我的2018

    2018-12-31 22:50:46

    2018大盘点今年正式步入45岁,要是身处华为公司,那就是要强制退休了,而在教育系统,45岁也算是一个标志,那些限定与45岁之前的青年活动就可以不参加了?见过不少老师到了这个年纪往往已是故步自封,不太爱尝试新的东西,但我不想成为罗曼·罗兰曾经描述过的有些人:“大多数人在20岁或者30岁时就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变了自己的影子;以后的生命不过是用来模仿自己,一天天地重复,而且重复的方式越来越机械,越来越脱腔走板。”

    2018年的射手座的运势中说到:这一年是深层次地自我询问与心灵成长的一年。我特别喜欢电影《一代宗师》中的说法——宗师之路主要是三个过程:一是见自己,知道自己是谁,清晰知道自己的志向是怎样的,明白自己将往哪里去;二是见天地,不做井底之蛙,故步自封。人外人,天外天,不因为你的不知道而不存在。敞开心胸,不断接纳新鲜的空气,欣赏不同的人,才有可能提升自己;三是见众生,所学的东西来自他人,把所学的东西还给众人,这也是一种感恩的回归和反哺。2013年起,给高三学生的毕业留言中送的就一直是这九个字,只是学生阅历不够,恐怕要好久才能体会真意。

    我将如何度过45岁以后的人生?我想变得更优秀!并不奢求周围人的肯定,只想满足内心对自己变得更强的渴望。回首这一年,空余时间大多还是放在了物理教学方面,并将资料放在了网站上。低层次的勤奋体现在文章发布和题库输入上,而高层次的开拓工作是想建设一个作业考试综合系统,包括试卷生成、成绩统计、作业布置、错题分析等项目,这个想法来源自儿子课外奥数的app,从这个app可以看到儿子这今年学习的重要信息。我想,如果今后所教的学生都能留下足够的数据,肯定能更科学地促进教学的改进,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凭经验、靠感觉揣测学生的学习情况。一直抽不出空做一个自己感兴趣的物理引擎,拖了2年多了,但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希望明年会出个雏形。

    本年度流水账:

    1月:元旦一家三人参加静安区5km的迎新跑。寒假自驾到苏州旅游,让儿子见见诗词中的寒山寺、文章中的苏州园林。

    4月:22日参加了人生第一次半马,跑步途中耳中听的是评书《白眉大侠》,当时可没有想到单田芳在9月11日与世长辞。

    5月:崔永元揭露演艺圈洗钱黑幕,接着10月炮轰上海经侦,原来因为转基因事件对崔心生鄙夷的我立等转变立场,天天刷帖子,看得热血沸腾,忧国忧民,虽然内心一直提醒自己要冷静,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别被带了节奏,更担心会不会最后剧情反转。印象最深刻的一篇文章反而是六神磊磊冷静客观的《强行民族魂》。

    6月:作为校教师代表到重庆万州中学交流活动。

    7月:7月28日-8月4日江苏、山东自驾游。看到了青岛的大海,爬了崂山、泰山,游了曲阜三孔,见识了洪泽湖。小惊喜:途中夜宿诸城,才发现此地竟是“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密州。

    9月:新高考难度降低,我可以有点时间静静想一想高中物理到底要教会学生什么,教到什么程度。这届新高三对物理的重视程度是断崖式下跌,上得好没劲啊,非常泄气。寄希望于高一,本想将课堂搞得活跃点,发现男生班收不回来,费了点功夫才将课堂秩序回归正常次序,第一次测验所教班级成绩不理想,又慢慢将快乐教育转变为应试教育了。突然发现,虽然已是第6次教高一了,但手头竟没有积累多少有用的资料,还是平时不注重积累的缘故。

    本网站由于安全原因被区信息安全中心停了2次,一气之下托管到了阿里云旗下的万网,花点小钱换来稳定,觉得还是非常值得的。

    10月:每年一度汽车必出状况,今年是车钥匙掉地上砸散了架,自己捣鼓捣鼓也勉强能用,只是不会自动弹出来了。

    10月30日,金庸去世,他的书是如何深刻地影响了我的三观啊!我的近视眼也是拜他所赐——小学四年级,等父母睡着后偷偷起来在昏暗的台灯下看《射雕英雄传》。网上的这段话深得我心:“伴随着这些回忆,随着金庸的离去。很多人的青春也就这么走了。我想,大家怀念金庸大师,很多是因为自己的青春在里面。”

    11月:18日参加人生第一次全马,远不到平均成绩,拖后腿了。

    年度影片:《西部世界》第二季,挺烧脑,适合我这种自认理科男并且喜欢计算机的人。年度书籍:《未来简史》,感觉写得行云流水,将自己的观点清晰地表达了出来。

    2019年运势:即将到来的2019年,对任何人来说都不会是很容易的一年,有很多肉眼可见,身体可感知到的未来的艰辛,亦有很多未可知的压力在等你。身处这样的大环境里没有人可以说自己是绝对好运的人,但相比较而言,2019年的射手座,是十二星座当中运气最好的那群人。

    2019年,射手座的“综合感”得到了很大的发挥,所谓综合感,是说协同各方面的能力,管理和释放自己多方向的能量,比如到底如何取得一个重要的工作机会,也许未必只是靠你的专业性或者幽默的谈吐。除了专业技术能力之外,那个更加综合的你,在今年会显得更有魅力也更重要。

    工作状态比较有趣,整体来看,射手座这一年的忙碌、工作和最终收益之间完全不是正比关系,也许一个重大的case让你忙碌奋斗了十一个月最后是场空,但最后给你带来高收入的居然是个很意外的小事情,诸如此类的意思吧,这会在每个射手座身上上演不同的版本。

    还有一点特别想忠告2019年需要努力工作的射手座一一恒心与耐心,对你来说比以往更里要。才华和应变能力你们是真够了,但面对困难或委屈的时候,耐心和毅力真不够,而今年再轻言放弃,你失去的或许是一个时代,所以,亲爱的射手们,请咬紧牙关吧,这对你们是艰苦而好运气的一年,请一定把握住这逆势的机遇年。

    头像

    范璟

    儿子12岁了

    2018-12-24 22:34:54

    儿子12岁了上半年还是延续去年下半年的忙碌状态——双休日要赶三个场子:一个奥数,两个小五班。到了5月总算走到了尾声:1、正式告别四季教育的小学奥数教程,从2015年初的二年级下开始,持续了三年半的时间;2、迟迟未等到复旦兰生的面试通知,应该是凉了;3、等来了5月19日的存志中学面试,并于6月23日参加了分班考,最后顺利进入了理科班。当时还获得了上外双语的面试资格,虽然这个学校就在家门口,但权衡再三还是选择了存志。

    暑假了报了个学而思的英语班,为初中做准备,给儿子还起了一个英文名字:Stanley

    8月20日进行了为期5天的军训。

    开学后,作为理科班,特聘了市北初中的某位名师上他们的数学课,就我的经验看来,噱头居多,因为你上得再好,最终不让学生做大量的卷子还是不会有实质性的提高,不过进了初中作业是明显多,儿子每天做到9点算是早的,而且还是他下课后就做作业节省出来的,只是这样做不是书呆子吗?我深深地感到忧虑!期中考试儿子考到了年级前10,但他是不是只知道做作业而缺少与周围同学的交流,我深深地感到忧虑

    其他值得一记的内容:

    1月:寒假主要通过看视频熟练掌握了还原三阶、四阶魔方的方法;

    3月:报名参加动因体育篮球班,每周参加2次篮球训练,只是这个水平嘛~有点渣;

    6月:上海迪士尼游玩,10月学校秋游又去了一次;

    7月:把游泳改在了体育学院,可以刷磁卡,按次数计费,比较灵活,每个星期运动1.5小时。游玩玛雅水世界,参观汽车博物馆。

    8月:第一次在青岛的大海中游泳。小提琴顺利通过8级,成绩良好。

    11月:每周日到储能中学参加业余数学学校,我觉得路途太远,学的东西还是那些奥数的内容,有点划不来。

    头像

    范璟

    邂逅电玩30周年

    2018-12-18 22:21:49

    为了纪念《游戏机实用技术》创刊20周年,该杂志出了一本纪念专刊《中国主机游戏访谈录》,编辑胜负师在代序1中的一段话引起了我的共鸣:

    2038年,六十岁,看完通关画面,我疲倦而满足,但并没有摘下头盔,只是习惯性地翻看着游戏新闻。突然弹出的一条推送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一项小调查:“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主机游戏渐行渐远的?”

    我不假思索,用微颤的手指骄傲地写下四个字——从未离开!

    忍不住想要总结一下自己的电玩史——虽然至今仍不好意思在外人面前承认至今还在玩游戏。……

      我的叽歪 我的学生

      2020-6-27 22:19:12

      《黑天鹅》摘抄

      某些专业人士自认为是专家,但其实不然。尽管他们有经验和数据,但他们并不比普通大众更了解相关问题,只是更善于阐述而已,甚至只是更善于用复杂的数学模型把你弄晕而已。

      为了支持某个论点,大量引用已故权威的雄辩也是无知的经验主义。只要去找,你总能找到某个人,他曾经说过能够支持你的观点的冠冕堂皇的话,而同时,对每一个观点也都能够找到一个恰好说过相反观点的已故思想家。

      2020-6-1 22:16:53

      乐高悬浮

      很早就看到过这么个看似不可能的悬浮装置,只是需要用吸管自己DIY,一直懒得下手。无意中发现乐高竟然也出了个原理相同的装置,搭起来简单多了,于是在淘宝上搜了盗版,买了2套,一套20元,一套10元,正好可以在会考复习平衡的时候拿到教室里给学生玩玩。

      乐高悬浮

      2020-5-13 21:30:21

      不动点迭代

      在《数值分析》一书中讲解“不动点迭代”时举了一个有趣的例子:使用计算器(注意用弧度制),输入随便一个数字,然后计算它的cos的值,然后对结果再计算cos……周而复始,最终都会收敛到数字0.739 085 1332。若不知道背后的数学原理,你会觉得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2020-5-12 16:07:32

      4个0算21点

      核心算式是阶乘,可以(0!+0!+0!+0!)!,也可以(cos0+cos0+cos0+cos0)!

      2020-4-21 20:22:16

      《学习强国》积分突破10000分。

      2019-12-8 19:35:46

      孔融之评价

      孔融是汉末极罕见的真·硬核·原教旨理想主义·一直刚到底名士,却“负有高气,志在靖难,而才疏意广,迄无成功”(后汉书)。

      2019-8-31 22:25:44

      8月26日,第六届科普博览会

      2019-7-19 21:28:11

      7月14日:参观四行仓库、上海历史博物馆

      鼎鼎有名的四行仓库和八百壮士。

      本来是想参观人民公园内的当代艺术馆,没想到因布展而闭关,退而求其次参观了一旁的上海历史博物馆。

      2019-6-27 22:03:04

      当教师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来自知乎)

      刚毕业:普度众生。三年教龄:渡有缘人。

      2019-6-21 23:02:32

      写作之难,在于把网状的思考,用树状结构,体现在线性展开的语句里。讲课之难,在于以线性展开的语句作为工具,让学生同时能够构建树状的知识结构、网状的思考路径,甚至是立体的真实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