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跋

我并非专业作家,写科学散文乃基于一种信念:真与美是统一的。

科学求真,真中涵美;文艺唯美,美不离真。科学散文旨在展现科学世界的旷世奇美,使更多的人得以悠游其中,怡悦心灵。

科学散文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20世纪科学的进步带动了技术和经济的飞速发展,创造出空前的物质文明,使人类的生活水平大为提高,但也产生不少严重的问题,如资源的浪费、环境的污染、人与自然的隔离……究其原因,皆由于对人文的忽视。提倡科学散文,有助于在科学中阐发人文精神,使科学发展回归到“以人为本”的正道上来。科学散文所追求的最高境界——真善美的统一。

科学散文有别于传统的科普文章。传统的科普文章教人学习科学知识,科学散文供人欣赏科学美,两者虽有交叉,但毕竟不是一回事。科学散文在国内尚处于初创时期,我斗胆抛出这块砖头,希望能引出许多美玉来。

书中有些文章并非严格意义的科学散文,但大多与科学或科学家有关,一并收入以飨读者。

本书所收文章大部分曾在《文汇报·笔会》上发表过,得到广大读者的鼓励和鞭策,壮了我的胆,使我有勇气坚持写下去。我非常感激“笔会”能提供这样一块园地,培育这株幼苗,我个人的一些感受和想法得以成文发表,全靠他们的支持和帮助。实际上,我从事科学散文写作,源于1998年《文汇报·笔会》主编萧关鸿的建议。

本书内容涉及的领域相当广泛,很多地方得益于朋友们的启发鼓励和帮助,他们热心地建议选题和提供资料,不厌其烦地回答问题,甚至亲自审阅文稿提出修改意见.特别是邵燕祥、屠岸、丁伟志、许觉民、赵复三、黎焕颐、杨雄里、何志均、陈涵奎、倪光炯、李训经、朱雪天、徐伦彪、潘友星、叶剑、叶雄、倪仁方、沈致和、曾远超、朱世和、曹喜蛙、王一鸣、余铮铮等诸位师友均对本书有多方面的帮助和鼓励,在此一并致谢。

责任编辑方鸿辉先生是一位非常敬业的专业人士,在本书出版过程中提出过许多宝贵的建议,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特别感谢怀宗,她是我的第一读者和评论者,她的批评非常严格,一字一句都不轻易放过。有时两人意见相左,往往争得面红耳赤,文稿也一再修改。怀宗的文学根底和文字功力对此书贡献良多。诗人追求完美,我亲身体验到了。

为醒目计,书中篇首及题头引用片言只语,除具名者外,余皆杜撰。博料一粲,于愿足矣。

身居异域,远隔重洋,我的心向往着祖国悠久的文化。愿科学散文雨露均沾、繁花似锦。

签名

2001年7月

文件下载(已下载 328 次)

发布时间:2015/6/16 上午7:19:38  阅读次数:2248

2006 - 2024,推荐分辨率 1024*768 以上,推荐浏览器 Chrome、Edge 等现代浏览器,截止 2021 年 12 月 5 日的访问次数:1872 万 9823 站长邮箱

沪 ICP 备 18037240 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286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