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见“百草园”

如果我们还没有认识到文艺与科学结合的重要性,那真是愧对先贤。

《科学》最近开辟了“百草园”,专门刊载科学散文、科学杂文及科学诗。这是继《诗刊》的“科学诗园地”和《文汇报·笔会》的“天趣园”之后,又一个提倡文艺与科学相结合的专栏。而且这一个是从科学方面向文艺靠拢。

《科学》是我国最早的科学刊物,创刊比《新青年》还早几个月。我国早期的一些著名科学家几乎都在《科学》上发表过作品,蔡元培也曾多方予以关爱与支持。《科学》的现任主编是中国科学院前院长周光召。《科学》杂志80多年“传播科学”的风雨历程中,力求科学与文艺之统一。其实这也是“五四”运动的传统,以提倡新文化始,继而提出“德先生与赛先生”,赛先生不就是科学吗?“五四”时期的文人如胡适、鲁迅、茅盾、徐志摩、郭沫若、朱自清、成仿吾等都很重视科学,不仅在许多作品中反映科学内容、提倡科学,有的还发表过科学散文、科学诗以及科普文章。当时中国的科学水平还非常落后,能欣赏科学文艺的读者很少。这些先行者的远见卓识和筚路蓝缕的追求,确实令人钦佩。今天条件比那时成熟得多了,如果我们还没有认识到文艺与科学结合的重要性,那真是愧对先贤。

科学求真,文艺唯美。真与美在本质上是统一的,这就是文艺与科学相结合的基础。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方程揭示了时空结构及万有引力的本质,由实验证明为真,其应用之广泛、形式之简洁则表现为美?提出反粒子学说的英国物理学家狄拉克,当有人问他是怎样得到著名的方程时,回答得很干脆:“因为它美!”李政道认为:“艺术和科学是不可分割的。两者都在寻求真理的普遍性。普遍性一定根植于自然;而对它的探索则是人类创造性的最崇高表现。”诗人徐迟是一位“科学迷”,对科学的向往简直到了疯狂的程度,他不仅写出了许多精彩的科学报告文学,而且对科学的新发现表现出来的喜悦之情.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诗人与科学家是心灵相通的,徐迟如果早年入行当科学家,相信他会做出能媲美于他所歌颂过的科学家们的卓越成就。

“百草园”的名字取得好!她使人联想起鲁迅绍兴故居的“百草园”,童年时的鲁迅曾优游其中,陶醉于花草虫豸的小天地。还可以联想到神农氏尝百草,在千百种野生的草本植物中,经过亲口尝试,分辨出哪些可以果腹、治病,哪些是毒草。他的献身精神和实践使后人得以趋利避害,遗惠无穷。

通过科学文艺,可以漫游瑰丽的科学奇境,让读者分享原本为科学家所独享的美。

通过科学文艺,科学家可以享受到一种与专业互补的陶情冶性的娱乐,还可以从中获取灵感,激发想象,有益于研究工作。“灵感?想象力?”是的!科学和文艺一样,也需要灵感、需要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

通过科学文艺,科学家和文学家艺术家可以互相熟悉对方的领域,促进科学与文芝进一步的交融。

欢迎“百草园”!希望有更多的这类园地出现在祖国的大地上。

文件下载(已下载 349 次)

发布时间:2015/6/15 上午8:07:12  阅读次数:2123

2006 - 2024,推荐分辨率 1024*768 以上,推荐浏览器 Chrome、Edge 等现代浏览器,截止 2021 年 12 月 5 日的访问次数:1872 万 9823 站长邮箱

沪 ICP 备 18037240 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2865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