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新世界的崛起

选自《电脑报》2013年第27期

2012年2月,“匿名者”组织宣称将会在当年3月底同时攻击13个根域名服务器。根域名服务器是大多数互联网服务的核心,掌管着所有IP地址和域名对应的工作。如果他们成功,互联网将会陷入历史上最大的黑暗。当然,最后他们失败了……

匿名者
匿名者

匿名者

这不是“匿名者”的第一次行动,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个创立于2003年的黑客组织至今已经有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三千多名成员,标志是一个黑西装、黑领带的人,只不过头被一个问号所取代。这个无政府组织没有特定的结构,任何人都可以声称属于或者代表该组织——听起来就挺混乱。

不过这和这个组织的宗旨相符。他们呼吁互联网自由,反对信息审查和身份验证,认为信息应该是自由流动的;如果不然,他们会去促使信息流动。这种思想倾向使得它与维基解密这样的组织来往甚密,而无特定组织形式又让它有时候会利用黑客手段表达政治诉求和观点,入侵朝鲜和菲律宾、攻击反对维基解密的公司、黑掉一些宗教组织的网站,都是它表现自身观点的尝试。

所以必然地,就算在该组织内部,也经常互相攻击,而且经常看起来一团糟。一些媒体将其称为“对互联网威胁最大的组织”,而另一些则把他们描述为黑客,呼吁不该当作恐怖分子来对待。一些传统的黑客支持“匿名者”的活动,而另一些则认为它只是个小毛孩组成的集团,是一群“脚本小子”的瞎闹,甚至不应该被冠上“黑客”这两个字。

那些秉持着传统黑客精神的人认为,真正的黑客不屑于做出DDoS或者盗窃数据这样的行为;黑窖的使命是发现漏洞、弥补漏洞,以及开发新工具。而大部分的“匿名者”不过是用别人开发的工具来满足自己的目的,甚至用植入木马这样的下三烂手段侵害其他普通用户的利益。

但是无论态度如何,“匿名者”的攻击威力人所共知。2011年他们给索尼的语音留言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反盗版法案》将会阻碍互联网发展,你们支持这项法案相当于在自己的死刑判决书上签了名……匆谓言之不预也。”随后,索尼的在线娱乐事业遭受攻击,“匿名者”启动了三个行动,让索尼PSN网络停工了一个月,并泄露了数千万账号和密码。

没有人知道下一次攻击发生在何时何地。人们时时能够听到“匿名者”的声音在互联网中回响:“我们是匿名者,我们是军团。我们不会原谅,我们不会忘记。”

匿名者标志
匿名者标志

普通人

注销自己的ID,从代理服务器登出,“匿名者”就会变成普通人,就像蜘蛛侠脱下他的紧身衣。他可能是你的同学、同事、邻居,或者你在大街上擦身而过却从未注意的任何一个人。他们有各自的生活,只是在特定的时段变得不一样;他们会情绪亢奋、眼睛发光,觉得自己正在做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这种经历每个人都曾经有过,往往是在很小的时候——一个沙堆就像是一个值得探索的新世界的时候。虽然大部分人在按部就班的教育和工作中逐渐被磨去了好奇心和勇气,但是创造和探索的本能依然存在。所谓黑客,不过是保留了好奇心,并以自己的努力去探索的人罢了。

对于葆有好奇心的人来说,今天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好。从1982年PC正式发售起,终端用户计算的时代就已经来临,同时到来的还有黑客的黄金岁月。个人用户可以在自己家中仅凭一台计算机、一根网线和自己的聪明才智就与大机构和大公司对抗,开创新的产业,引领新的浪潮,好奇与探索的重要性变得前所未有。

即使是在今天,这种重要性也丝毫未减。智力经济已经成为今日世界重要的组成部分。和传统制造业的不同之处在于,企业最珍贵的资产不是流水线和库房,而是人们的头脑。而对于个人来说,出生地和接受的学校教育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互联网极大地消融了地域之间的界限,任何人只要有心,都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任何知识和信息。

成为黑客的门槛已经降得够低。虽然今天的黑客们不会再用吹哨子的方式欺骗电话系统,但是他们在键盘上的敲击依然可以创造魔法般的奇迹。无论是破坏还是建设,黑客的力量都会随着互联网而增长,被互联网放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下期预告:在过去大半年里,我们回顾了历史上一些著名的黑客,无论是好是坏,他们都或多或少地改变了这个世界。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但是让我们先把目光移开,投向另一群人:虽然跨越了广袤的时空,但他们的精神气质与黑客相通一下一期《信念与荣耀•番外篇——胜似黑客》,将从文明的诞生开始。

文件下载(已下载 515 次)

发布时间:2014/3/18 18:59:49  阅读次数:3306

2006 - 2024,推荐分辨率1024*768以上,推荐浏览器Chrome、Edge等现代浏览器,截止2021年12月5日的访问次数:1872万9823 站长邮箱

沪ICP备18037240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