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高中生惯犯

选自《电脑报》2013年第20期

因为一时好玩,苏柏榕入侵了台湾“总统府”的网站服务器,发了一条启事:“四月一日定为国民假日,放假一天。”那是2003年3月28日。虽然苏柏榕自己觉得这个消息很有趣,但是这种幽默感并不被大多数人所认可。“总统府”大为紧张,责成刑事局侦查九队侦办。还没等找到线索,犯人就来自首了。九队的专家们以为会看到什么厉害角色,却发现面对的只是个戴眼镜、胖乎乎,见人就紧张的高中生。

苏柏榕
苏柏榕

天生我才

当时17岁的苏柏榕十分紧张。在刑事局问话时,他甚至紧张到无法说话,侦办人员只能背靠背和他坐着,用MSN对话;但是这个孩子出色的技术依然给侦查九队的计算机专家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给苏柏榕一份兼职,让他暑假期间到九队来帮忙;但是时间已过,苏柏榕却未现身。后来他们才得知,早上在门口被门卫询问时,苏柏榕因为不知该如何回答竟索性转身离去,在外面无所事事地闲逛了一整天。

关于苏柏榕内向的程度,一直有不同的报道。有些媒体把他渲染成台湾版“雨人”——在那部经典电影中达斯汀•霍夫曼饰演的自闭然而对数字超级敏感的天才,而另一些媒体则试图恢复他的真正面目,试图让读者认为,他只是一个羞涩的、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普通男孩。

“他就是有点闷,还没到自闭的程度啦。”苏柏榕的同学和老师们都这么说。这个小伙子对数字惊人地敏感,其水平远远超出他的年龄。这没办法用家庭环境来解释——他的父母都没表现出这方面的专长,所做的工作也都无关,这只能归因于天生。

他的智商很高,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但是对人际关系却完全没辙。这非常符合典型黑客的侧写,成为一个黑客,似乎是具有这种特质的人的自然选择。事实上,他从初中开始自学计算机安全的相关内容,并且在侵入“总统府”网站之前,就曾经侵入过中学考试成绩数据库来查询自己的成绩;但是侦查九队爱才心切,也就没有太多深究。

在中学毕业照上,苏柏榕和其他同学一样,一脸阳光地笑,比着胜利的手势,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当时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大家口里的“有点闷的计算机天才”,后来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生财有道

中学毕业后,苏柏榕考上了辅仁大学的信息系,但是自己觉得课程没什么意思,打算去读一个技术学校。家里对他的决定没有太多干涉,“说得好听一点,是让他按自己的兴趣发展;不好听的话,就是自生自灭。”他的父母坦承。

但是,苏柏榕的爱好注定了他不会有平凡的人生。2005年4月,台湾教育系统突然发现自己正面临巨大危讥。许多学生和家长反映接到补习班的广告电话,似乎对学生的情况了如指掌。刑事局介入调查,发现大考中心计算机遭受入侵,一百五十万名考生的个人数据被窃,并且被卖给了补习班。不仅如此,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台北智能卡公司和新光三越百货公司的用户数据也同遭厄运。没费多少周折,侦查九队就锁定了嫌疑人苏柏榕。

然后,苏柏榕又一次来自首了。这次,检察官决定暂缓起诉——毕竟他还只有19岁,年轻人犯点错误,老天都会原谅,大家都这么认为。

然而两年后又出事了。2007年,苏柏榕又制造了历史上最严重的黑客入侵事件,中华电信、无名小站、林志玲官方网站和一些著名BBS都遭侵入,泄露的用户资料多达三百万条,当然,和上次一样,还有一些中学生的信息被卖给了补习班。

这次他还有了同伙——一个昵称“odin”的高二学生。他们先侵入大学的服务器,以其为跳板释放木马,并且利用网站漏洞掏空了用户数据库,再把这些数据藏在海外的主机提供商那里。这不像是他一贯的模式,因此有人怀疑他正因为人际交往技能的欠缺,而被黑帮利用——在这起案子中,也的确发现和有黑帮背景的黑客有关。

这一系列的入侵,并没有带来什么巨大的好处:卖出这些资料,总收入不过三十万新台币左右。但是他的行为触犯了台湾刑法的第359条——专门为入侵行为而制定的“破坏电磁记录罪”:无故取得、删除或变更他人电脑或其相关设备的电磁记录,导致产生损害他人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同时处以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无论如何,看起来苏柏榕这次没办法延续他每两年就让刑事局头痛一次的老习惯了。

下期预告:又一个哈佛人,又一次改变世界。他掌握了一种魔力,让人们彼此连接,让无数时光虚度,让人们在网络上依然可以满足群居生物的本能。

文件下载(已下载 1063 次)

发布时间:2014/3/16 19:29:26  阅读次数:4452

2006 - 2024,推荐分辨率1024*768以上,推荐浏览器Chrome、Edge等现代浏览器,截止2021年12月5日的访问次数:1872万9823 站长邮箱

沪ICP备18037240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