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腹人

选自《读者》2014年第5期 作者:鲍鹏山

心腹人

李逵为了救柴进,和戴宗去蓟州寻找公孙胜。公孙胜的本师罗真人却不放公孙胜下山。李逵连夜砍杀罗真人,却被真人教训,一阵恶风,把李逵吹到蓟州府厅屋上,骨碌碌滚将下来,被蓟州知府当作妖人,打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羁押在蓟州大牢。

这可急坏了戴宗。戴宗一连五日,每日磕头礼拜,求告真人,乞救李逵。罗真人道:“这等人只可驱除了,休带回去。”

戴宗告道:“真人不知,李逵虽是愚蠢,不省理法,也有些小好处:第一,耿直,分毫不肯苟取于人;第二,不会阿谄于人,虽死,其忠不改;第三,并无淫欲邪心,不贪财背义,却敢勇当先。因此宋公明甚是爱他。不争没了这个人回去,教小可难见兄长宋公明之面。”

宋江爱李逵的理由,戴宗这里说了三点。这三点,乃是李逵的公德,而宋江之爱李逵,还因李逵和他的私人关系。

江州劫法场一役,李逵表现出来的对宋江肝脑涂地的赤胆忠心,给宋江留下了难忘的印象。更何况此前,宋江在狱中时,李逵还能克制自己的散漫和嗜酒恶习,对他悉心关照,送茶送饭。劫法场后,李逵亲自主刀,割了黄文炳,为宋江报仇雪恨。

当时宋江很想以自己的名义笼络众位好汉上山,增加梁山的力量,也增加自己的资本。他很夸张地跪在地上,恳请众位好汉随他一起上山。这时,李逵又不失时机地跳出来,挥动他那双令人生畏的板斧,大叫:“都去都去!但有不去的,我一斧头砍作两截便罢!”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一个用膝盖,一个用大斧,配合得天衣无缝。这也算是李逵在众人面前第一次显示自己作为宋江心腹人的角色。

从此,宋江私下里就把李逵看作心腹人了。

在一个封闭的、一切祸福擢谪都由系统内部决定的体系里,有无“心腹人”,对于一个领导来说,是很重要的。

王伦在被林冲火并时,大叫:“我的心腹在哪里?”回答是一片沉默。他没有心腹,因此,下场很惨。卢俊义称呼燕青是“我的那个人”,因为有了燕青这个心腹,卢俊义虽九死而终于一生。宋江的心腹人,就是李逵。

元宵佳节,宋江与柴进、燕青、戴宗、李逵到李师师家。李逵素来缺少对男女之事的兴趣,看见宋江、柴进与李师师对坐饮酒,打情骂俏,自肚里有五分没好气,圆睁怪眼,直瞅他三个。

李师师便问宋江道:“这汉是谁?恰像土地庙里对判官立地的小鬼。”众人都笑,好在李逵听不懂东京口音,否则说不定会劈了这个娘们儿。且看宋江的回答:“这个是家生的孩儿小李。”什么叫家生的孩儿?就是家中的奴仆生下的孩儿。这一句话透露出李逵在宋江心目中的地位:宋江亲近他,但不会敬重他。因为是家生的,所以天然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休戚与共,生死以之;但是,同样因为是家生的,生下来就决定了他们之间不平等的主奴关系、依附关系。

宋江这样对李师师说,当然是随口诓编,但正因为是随口诓编,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恰恰反映的是现实中本质性的关系。再往下看。

李师师笑道:“我倒不打紧,辱没了太白学士。”

李师师错了,宋江要的不是能够对等交谈的朋友,他要的,是赤胆忠心、随时可以肝脑涂地的保镖。

宋江道:“这厮却有武艺,挑得三二百斤担子,打得三五十人。”

宋江称呼李逵,不过就是“这厮”“黑厮”等等。宋江在骨子里,对李逵是缺少敬重的。而在宋江心目中,李逵的价值,就是担得起担子,打得过人。这正是对心腹人的关键要求。

宋江知道他忠心而无头脑心计,更无自己这样的野心。这样的人,是最好的手下。

宋江被贼臣下药之后,请来李逵吃酒食,把那药也给李逵下了,并坦然相告,约他死后同葬蓼儿洼。

不是主人,岂敢决定人的生死,并自信对方不会翻脸?

果然,李逵见说,亦垂泪道:“罢,罢,罢!生时服侍哥哥,死了也只是哥哥部下一个小鬼!”

依托而至于生死不渝,真是心腹。

文件下载(已下载 394 次)

发布时间:2014/3/9 14:14:50  阅读次数:2913

2006 - 2024,推荐分辨率1024*768以上,推荐浏览器Chrome、Edge等现代浏览器,截止2021年12月5日的访问次数:1872万9823 站长邮箱

沪ICP备18037240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2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