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恩曼轶事

“疯癫”的费恩曼(Richard Phillips Feynman)

费恩曼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我想知道究竟为什么我非要知道。

我为什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理查德·费恩曼

盘子的启示

理论物理学界的大玩家费恩曼,47岁的时候,因为修正了量子电动力学而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费恩曼发明了一种简单的图解方法,来对量子世界粒子之间的相互作用进行模拟;用图来解微小极处的量子,这也正合费恩曼活泼的性格。很多人可能不敢想象(其中包互括一些眼界狭隘的物理教授),费恩曼的巨额光荣起源于"白玉盘"--一只像月亮那么圆圆的盘子。

费恩曼那时在康奈尔大学任教。有一次在餐厅坐着,正在想有什么好玩的。他看到一些人在把餐厅盘子旋起来扔向空中,盘子像飞碟似地旋转着,飘浮着。突然,费恩曼发现位于盘子边沿的康奈尔校徽转动得非常快。这点是物理常识,没有逃过费恩曼不停思考着的眼睛的,是后面某种值得计算的东西。可惜,当费恩曼把计算结果告诉同事时,没有一个物理学教授表示出什么超出寻常的兴趣。费恩曼并不止步。由盘子的转动,他想到了电子围绕着原子核旋转的情形,再进一步就到达了电动力学,接着又推进到描述微观世界的量子电动力学。这难忘的一刻,费恩曼后来写道"好像打开了香滨酒瓶盖一样,所有的东西都畅通无阻地流淌出来了!我原来以为我那些玩意毫无意义,结果恰恰相反。连我后来获得诺贝尔奖的原因--费恩曼图,全都发源于有那么一天,我曾把大好时光"浪费'在一只转动的餐厅盘子上。"

费恩曼得过诺贝尔奖,是近代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之一。但他同时也可能是历史上唯一被按摩院请去画人体画、偷偷打开放着原子弹机密文件的保险柜、在巴西桑巴乐团担任鼓手的科学家。他曾经跟爱因斯坦和波耳等大师讨论物理问题,也曾在赌城跟职业赌徒研究输赢几率!下面是费恩曼先生的自述--

有一次我到医院的图书馆去看书。在《科学》杂志上看到一篇讨论侦察猎犬的文章,提到它们的嗅觉是多么敏锐。我于是想:猎犬真厉害,不知道我们人类的嗅觉有多灵敏呢?

等探病时间到了,我进去探望妻子,对她说“让我们做个实验。那些书你也很久没看了,对不对? 等我出去之后,从上面拿一本书,打开它,再把它合起来放回去。”

我回来时发现,这一点也不困难! 你要闻一闻那些书便可以了。书架上放了很久的书有一种干干的、很单调的味道。但如果它被人手碰触过,它就有一股湿气,味道也不同。

我们再做了几个实验,我发现猎犬固然是很了不起,但人类也不像他们自认的那样无能。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人们的鼻子离地面太高而已!

在家里,我注意到我的狗能嗅出我的脚印,知道我走过的路。因此我也试着那样做:趴在地毯上用鼻子嗅,看看能不能分得出我走过、跟没走过的地方,结果却发现一点也分不出来;因此在这方面,狗确是比我强多了。

玻尔单单看上我

刚加入曼哈顿计划时,我跟尼尔·玻尔会过面。他跟他儿子都是有名的物理学家。对很多大人物而言,老玻尔就像上帝一般伟大。

他第一次来时,我们开了一次会。我坐在后面的某个角落,只能在众多脑袋瓜的缝隙间看到一点点玻尔的影子而已。

他第二次要来开会的那天早上,我接到一个电话。

“喂,费恩曼吗?”我是吉姆·贝克。"是他儿子,“我父亲和我想跟你谈谈。”

“跟我谈?……”

“没错,8点钟可不可以?”

我们跑进技术区的一个办公室,他说“我们在思索怎样可以令原子弹威力更大,我们想到这些这些。”我们反复检讨很多想法,反复争论。

后来小玻尔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上次他们来访后,老玻尔跟他儿子说:"记得坐在后面那小伙子的名字吗?他是唯一不怕我的人, 只有他会指出我的荒谬想法。下次我们要讨论什么时,单找那些只会说'是,玻尔博士'的人是不行的,让我们先找那个小子谈谈。"

破解保险锁

我们在罗沙拉摩斯研制原子弹时,计划的所有机密文件--关于如何制造原子弹的资料--全都随便放在档案柜内,部分柜子根本没有锁上;有的话也只不过用普通挂锁来锁。

为了示范那些锁多没用,每当我要跟某些人借文件而他们刚巧不在时,我便跑进他们的办公室,打开档案柜把东西拿出。用完之后,我就将文件还他,说:"谢谢你借我这份报告。"

"你从哪儿拿来的?"

"从你档案柜拿的。"

"但我把它锁起来了呀!"

"我知道你把它锁起来,但那些锁都不管用。"

终于,他们买了些装了数字组合锁的档案柜。当然,这些新档案柜立刻成为我的新挑战。后来,我最多只需要8个小时就可以打开一个保险柜--平均4小时便能打开一个!

不多久我的名声更响了,因为慢慢地会有人跑来找我说"嘿!费恩曼!克利斯蒂出城了,但我需要他档案柜里的一份文件,你能不能打开它?"

与职业赌徒交手

第一次到赌城,我就坐下来把所有几率算出来,发现掷骰子的几率是0.493之类。如果我赌一块钱,实际上我只要花1.4元钱。于是我跟自己说:"为什么这么不想赌呢?花不了多少钱的!"

我开始下注,一下子我就连续输了5元--就那么1元、2元、3、4、5元。理论上我应该才输掉7分钱, 但我已输了5元了!从此我也没再赌过钱了(就是说,如果要用我自己钱的话)。我真幸运,一开始就输钱。

还有一次,我在跟一位表演女郎吃午餐。她说"看那边那个人,是个职业赌徒。"

我把他叫了过来。"玛丽琳说你是个职业赌徒。"

"没错。"

“我很想知道你怎么可能靠赌博维生,因为像骰子之类的几率才0.493。”

“你说得对,”他说,“让我解释给你听。我不赌骰子或什么的。我只赌那些对我有利的。”

"吓!它们什么时候对你有利过?"我不相信地问。

“其实这也很容易,”他说,"我就在赌桌旁闲逛,如果有人说:'9点!一定是9点!'那人兴奋极了,他认定这是9点,而且正想下注。我早已计算出所有几率,于是我说:'我跟你赌4元对你3元,这不是9点!'长期来说我会赢。我不直接不注在骰子上,但我跟其他赌客赌--他们都有偏见,迷信一些幸运数字。"


发布时间:2007-5-30 8:12:38  阅读次数:8278

评论

由于网络审查方面的原因,本网站即日起关闭留言功能,若有什么问题可致信站长邮箱:fjphysics@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