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斯·波恩

(Max Born)德国理论物理学家,195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1882年12月11日出生于德国普鲁士西里西亚省布雷斯劳市,1970年在哥廷根去世。由于对亚原子粒子的特性作了统计学的系统阐述,荣获195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父亲非常注重教育方法

玻恩刚4岁时他的母亲就因胆结石去世了,从此父亲理所当然地承担起抚养儿子的全部责任。尽管外祖母、继母和保姆等人也在玻恩的生活中起了一定的作用,但真正对玻恩的成长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他的父亲。

玻恩的父亲是布雷斯劳大学解剖学院的教授,是一位工作努力,积极求上进的人。他的工作虽然很忙,但在工作之余,他总是尽量和孩子们呆在一起,用他特有的幽默给孩子们讲述神奇的生命科学的故事(当然,"生命科学"是我们现在流行的时髦字眼,那时还没这种说法);给孩子们在显微镜下展示一滴脏水中的微生物,使小玻恩领略到了生命世界的神奇。最难能可贵的是父亲晚上从不出门,他在家里和孩子们聊天,用饱满的感情给孩子们背诵《浮士德》等等。也许父亲是为了让失去母亲的玻恩和妹妹感觉不到母爱的缺失,或者他本人就喜欢享受这份天伦之乐,不管怎样,我们可以从这儿看出父亲内心对孩子的深深的爱。

父亲非常注重孩子的全面发展,这并不是说他要求孩子各门成绩都应十分突出,学习成绩好当然是好事,但成绩好并不能说明一切,他注重的是素质教育。事实上,玻恩中小学时的学习成绩也确实不怎么理想,有的居中,有的甚至在中后。父亲从来没有为此责怪玻恩,他只是在玻恩对机械的兴趣过分浓厚以致影响了其它方面的发展时给予了适当引导,使玻恩"分出"一部分兴趣和精力来关心其他科目。另外,由于玻恩的小姑姑有精神病,作为生理学教授的父亲很害怕这种灾难会遗传到自己的孩子身上。因此他非常注意营造一个宽松愉快的环境,以避免孩子不必要的精神紧张,也因此格外讲究教育方法。

有一次,父亲外出回来给玻恩带回一条小小的高山蝾螈,他嘱咐儿子一定要尽心照料这条小生命,每天晚上都要给它喂食物和清水。玻恩非常喜欢父亲送给他的这份稀罕的礼物,他高兴地承担起了抚养蝾螈的责任。在玻恩的精心照料之下,蝾螈平平安安地度过了十多天。可是有一天晚上玻恩参加了一个儿童聚会,小孩子在玩得兴奋起来的时候是会把一切事情都统统忘到脑后的,不幸的是玻恩当时正是这么一个小孩子,结果第二天悲剧就发生了--那条饿了一夜的蝾螈死了!玻恩非常伤心,但父亲没有责怪儿子,而是适时给儿子讲了一番有关生死的道理。玻恩以前对生与死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蝾螈的死和父亲的话对他触动很大,他猛然间明白了生与死的含义以及由于自己的疏忽使别种生命蒙受痛苦以至死亡意味着什么。

玻思十三四岁时曾疯狂地迷恋用积木玩军事游戏。他与表弟一起用积木建造城池,并在城池中设置了两支"军队",然后双方开始激战。"战场"上的打枪声及爆炸声等一开始是双方的嘴发出的,但很快他们就觉得不够过癌,于是哥儿俩买来黑色火药,但猛烈的爆炸声又使得这种火药刚一试用就遭到了禁止。这一问题没有难倒玻恩,他和表弟发明了一种新方法,他们用玻璃管做枪管,然后通过加热使管中的小球飞蹦出去,效果奇佳。玻恩还用电石气灯照明街道,尽管气味难闻,但却使他们的战场增色不少。这种战争游戏给哥儿俩带来了很大的快乐,他俩乐此不疲,并在"实战"中不断琢磨新花样。父亲对此没有加以干涉,但在有一天玻恩向父亲夸耀他的"战绩"时,父亲给他讲了自己在1880年左右在军队中担任军医时的一些所见所闻,他谈到了惨死在战场上的士兵,躺在野战医院里痛苦地呻吟着的伤员,在战火中失去家园的普通百姓,以及他最亲密的战友米切尔的死。父亲平静地述说着这一切,他没有对他所说的这些事附加任何评论,但玻恩从父亲平静的述说背后看到了战争的实质,那就是残酷!从此,玻恩对战争游戏的兴趣逐渐衰退,最终消失殆尽。

父亲临死前为他指明了上大学后的学习方向:选修所有喜欢的课程

玻恩16岁那年,父亲病倒了。姑父第二天将父亲的病情告诉了玻恩,虽然年仅16岁的他并不十分明白"心绞痛"三个字的真正含义,但他从父亲痛苦的神色及姑父严肃的话语间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玻恩心如刀割。对于他来说,母亲的形象在他的心里是相当模糊或者说是根本不存在的,因为母亲死时,他才4岁。但父亲的形象在他眼里却是非常伟大和具体的,他一直在享受着父亲对他的无微不至的关爱,他也一直无条件地热爱着父亲。如今,父亲病倒了,他会死吗?

对于父亲来说,身为生理学教授的他当然很明白自己的病有多严重。死他并不觉得可怕,他只是担心自己死了以后,孩子们该怎么办。尤其是玻恩,从小就有哮喘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经受一次可怕的发作,他能照顾好自己吗?另外,玻恩已经16岁了,即将面临上大学的问题,他会走好自己的路吗?父亲把玻恩叫到了跟前,问儿子有什么打算。玻恩说他想当工程师,已经询问了好几所学院设置工程学的情况了,并问父亲有什么看法。父亲建议儿子不必急着确定今后的学习方向,那样对一个人的发展局限性太大了,不如在大学头一年选修自己喜欢的所有课程,等对科学的概貌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之后再确定方向也不迟。父亲说他一直对自己一开始就把全部时间投入专业研究以致妨碍了所有别的兴趣而深感遗憾,他希望儿子不要重复他的遗憾。

1900年7月,父亲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了,可怕的一天终于还是来临了。玻恩觉得空气仿佛突然之间凝固不动了,一连几天,他都处于恍恍惚惚当中。继母非常理解玻恩的心情,她告诉玻恩,在这之前,医生们已经不止一次警告她这一结局的随时来临,因此对于父亲的死,她是有心理准备的,她认为她的主要职责不是悲伤,而是如何照料好孩子。玻恩是一个聪明的人,继母的话使他豁然开窍:缅怀父亲最好的方式不是悲哀,更不是颓丧,而是振作!于是玻恩开始把他的全部精力投入学习。当时,玻恩正在上中学的最后半年,由于他的努力,半年后,玻恩顺利地通过了中学毕业考试,进入海德堡大学学习。

遵从父亲的教导,玻恩在大学头两个学期选修了许多课:有数学、天文学、实验物理学、化学、动物学、普通哲学、逻辑学和艺术史等。当时德国的大学允许学生自由流动,为了扩大自己在科学和生活上的眼界,玻恩曾在好几所大学听过课。在广泛的涉猎之后,玻恩得出一个结论:自己最感兴趣的是数学、物理学和天文学。在父亲以前的助手拉赫曼博士的建议之下,玻恩立下了要献身于科学研究的决心。而他后来进行的一系列科学研究都或多或少得益于他大学时对知识的广泛涉猎,他扎实的数学功底更是直接导致他获取重大成就的原因之一。

迟到了22年的荣誉

玻恩在大学时曾一度萌发当天文学家的愿望,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一想法,因为他不满足于天文学。至于数学,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做真正的数学家,尽管他曾师从数学"三巨头"--希尔伯特、克莱因和闵可夫斯基,而玻恩本人也具有相当高深的数学知识和技巧,但他却只想做一个具有普通数学常识的人,因而他最终还是穿过了长长的数学棘林奔向唯一的奋斗目标--物理学。

玻恩在量子力学、矩阵力学甚至化学等领域都有卓越的贡献,他一生中最大的科学贡献是在哥廷根工作的12年间作出的。在那里,他同他的学生和助手一起创建了一个人数众多的理论物理学派。1925年前后,该学派介入量子物理学的发展。而玻恩本人则于1924年率先提出"量子力学"这一专业术语。随后的两年间,哥廷根的理论物理学家制定了统计原子力学原理,玻恩深入思考并奠定了量子力学的几率诠释,建立了"关于自然现象的新的思维方式",确立了非决定论的思想。虽然矩阵力学的主导思想是海森堡的,但这种天才思想的数学形式及使它发展成为完整的理论,却是玻恩的功劳。但1932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在把该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海森堡的同时,却没把同样的荣誉授予海森堡的老师和合作者、矩阵力学和波函数统计解释的创始人玻恩,这使很多人包括海森堡都大为吃惊。好在瑞典皇家科学院终于在1954年弥补了这一缺憾,只是这一年,玻恩都已经72岁了。


发布时间:2007-3-26 9:09:03  阅读次数:10817

评论

由于网络审查方面的原因,本网站即日起关闭留言功能,若有什么问题可致信站长邮箱:fjphysics@qq.com。